评价《驴得水》中的《我要你》

评价《驴得水》中的《我要你》

seagod 歌唱藝苑

该曲气质撩人,旋律干净简单、沁人心脾,吉他伴奏悠扬缓慢,老狼声音低沉而温柔。任素汐独唱的版本在保留了原汁原味的角色情感之外,又融合了轻快的节奏,任素汐以戏中人的口吻婉转讲述一个“温柔”又“炎凉”的故事,似应和,似叹息,区别于老狼的演唱,任素汐在歌曲中表现地更加柔和、更加令人动心

任素汐的《我要你》是最忠实电影剧情的版本,也是最吻合电影氛围的版本。

《我要你》这首歌是一首充满复古色彩的歌曲,不论是从节奏选择还是和声处理,均还原了民国时期旧上海的音乐文化特征,与之类似的歌曲案例可以参考黎锦光老师为李香兰写的歌曲《夜来香》。

某种程度可看作是《我要你》的词曲作者在向黎老致敬,同时,这也是为什么张一曼会在电影里自夸那句:“我要是在上海,还有周璇什么事儿~”的原因。此外《我要你》和《夜来香》有很多相似之处:旋律简约优美、歌曲速度舒缓、节奏形态鲜明、歌词叙意类似。这也是为什么有人在观影或第一次听到这首歌之后会觉得“咦,感觉在哪里听过?”
以前分享过一个观点:当一首歌曲的旋律优美到极致的时候,哪怕词和编曲的质量次一些,也没关系,大不了可以用清唱去延伸歌曲的旋律美。其实《我要你》就是典型的例子,所以这首歌的(电影版)编曲保持了减法的克制,自始至终都在用吉他分解与女声相互辉映。

在编曲上整首歌曲都用吉他分解(不炫技不打板不扫弦不多吉他)并不多见,那为什么只用吉他?

1、复古,除了歌曲风格有复古痕迹之外,使用吉他也是重要的复古元素之一,用吉他追妹子并不是中国改革开放才有的事情,在吉他撩妹方面,法国、西班牙、意大利等早有先例,甚至可以追溯到欧洲文艺复兴时期。而且“吉他王子”的称号也不是随便得来的,吉他是最简单最直接的示爱方式,在那时,没有比吉他更便携更浪漫的乐器了。(如今吉他已经泛滥了,妹子对示爱也麻木了)
2、相比钢琴+鼓+贝斯+弦乐,虽然这些编制在层次上更丰富饱满,但是这样会无形中给歌曲增添包袱(变得更复杂),反而少了那种单纯,而且吉他本身也具备节奏+旋律的多样表达方式,与其让葫芦娃们出动,不如手捧一把吉他坐在花前月下弹唱一首发自内心的歌声。

注:原版歌曲是42拍的,吉他弹唱难度并不高,唯一的难度可能就是A调和弦和右手指型存在一些配合的小难度,如果觉得原调(A/E)太难,横按太多,可以改D或变调夹即可。
客观讲任素汐并不是专业歌手出身,而且履历中也没有太多关于演唱的历练,她的音色在演唱这类歌曲时也并不占优势,她唯一的优势就是善于「自然表达」,通过代入角色来复现那个年代、那个时光、那个村落的点点滴滴。这种原角色的真实感是无可替代的,而且不得不说她的唱商很高,不论是转音和换区的过渡,都是最接近满分的演唱,既达到了契合作品的还原度,也很接地气。这种接地气也正是电影《驴得水》导演所要表现的一种价值,为啥非得要明星?就是这个理儿。
总结:《驴得水》的故事背景是1942年,经典歌曲《夜来香》也创作于1942年,如果说电影《驴得水》本身是在记录人性表达荒诞触动悲情,那么《我要你》则是以一股极具反差的文艺气息飘洒到每个人的内心。这种源自音乐本身的烂漫、向往、直接,与年代背景、故事剧情、价值观相互碰撞。虽然电影的结局略显悲情,但歌曲并未延续悲伤和凄凉的色彩,而是以明朗和向往的形式收尾。或许生活中千百种令人糟心的剧情轮番上演,只是你若连那份心中的向往都被泯灭了,那也太可惜了。

Post Your Comment Here